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微信公眾號:lishi1840

延安五老結局:備受尊重的延安五老,晚年生活卻都十分坎坷波折

時間:2019-10-09 13:16:24編輯:羅生門橘子

“延安五老”,指的是德高望重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董必武、林伯渠、徐特立、謝覺哉、吳玉章五人。“延安五老”這一稱謂,緣自朱德總司令1942年寫的《游南泥灣》一詩,詩中有“輕車出延安,共載有五老”等句。他們的晚年雖然大多受到“文革”的沖擊,但信念依舊。

延安五老的結局_延安五老被斗了嗎_延安五老最大的是誰_中國歷史網

徐特立自動申請免職

徐特立是“延安五老”中最年長的一位。60歲生日那天,毛澤東給他寫了一封信,稱徐特立過去、現在和將來都是自己的先生。

新中國成立后,徐特立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。因年老記憶力減退,他自動申請免職。但是,他仍關心國事——“大躍進”時不表贊成,“文革”開始后又憂心不已。1966年國慶節上天安門時,他守在電梯旁等毛澤東,想傾訴心中想法,可惜被突然出現的一群高呼“萬歲”的人隔開。

晚年徐特立還有個特點就是非常“痛”自己的妻子。1949年全國解放后,他將妻子熊立誠接到北京,從此開始老年夫妻的團聚,家中有好菜他都要妻子先夾;家中鋼絲床壞了一邊,自己睡壞的一邊妻子睡好的一邊。熊立誠1960年去世后,徐特立把兩人的合影一直帶在身邊。1968年徐特立去世,享年92歲。

吳玉章骨折避過批斗

吳玉章在“延安五老”中年齡排老二,新中國成立后,吳玉章受命創辦中國人民大學,任校長,一干就是17年。

在中國人民大學歷次政治運動中,吳玉章敢于冒風險抵制錯誤,力所能及地保護一些同志。在1957年的“反右斗爭”中,吳玉章竭力主張在劃“右派”中不要搞擴大化,反對在學生中劃“右派”。“文革”中,吳玉章也遭到了打擊迫害,但他還敢于到批斗郭影秋副校長的大會上去公開保護郭影秋。

吳玉章在1966年10月底病倒了,病中聽到的是“老走資派”、“黑線人物”的種種誣蔑。他住在北京東四六條的小院里,因無人照顧而跌成腿骨骨折。也許是因禍得福吧!當中國人民大學內的造反派頭頭想把他揪回人大批斗以徹底清算17年教育黑路線時,國務院通知造反派說他骨折,這才免過了一場災禍。1966年12月12日,88歲的吳玉章患肺炎經搶救無效逝世。

延安五老的結局_延安五老被斗了嗎_延安五老最大的是誰_中國歷史網

謝覺哉親審批復免出“冤死鬼”

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,謝覺哉已過66歲,將近古稀之年,擔任內務部長。1957年,謝老因年齡和健康原因,擔心不能完成黨交給的任務,曾親自寫報告給黨中央和國務院,請求免去任職8年的內務部長職務,但沒有被批準。

1959年5月,謝覺哉受命擔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,這在人們的視線里,名高地顯,工作則可松可緊,適合德高望重的老年人。有些醫生和關心他健康的同志勸他道:“你的年歲大了,法院的工作就掛個名算了。”

謝覺哉盡管已滿76歲,還是滿腔熱情,不知疲倦地工作。他說:“掛名怎么行啊!殺人的批復都蓋著我謝覺哉的印章,人殺錯了,那些‘冤死鬼’來找我‘算賬’,我怎么得了呀!”逗得大家都笑了。1971年6月15日,謝覺哉病逝。

林彪折戟董必武賦詩

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,董必武先后任政務院副總理,最高人民法院院長,全國政協副主席,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、代主席,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;擔任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、第七至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、第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委。

在“文革”中,董必武遭到林彪、江青集團迫害,1968年不得不遷出中南海,住在北京六部口附近的一個院子里。他和朱德、陳毅等,被加上可怕的莫須有的罪名:所謂“另組中國馬列共產黨”、“里通外國”……1969年,董必武被“疏散”到廣州。

終于,1971年9月13日,林彪“折戟沉沙”,覆滅于蒙古溫都爾汗。董必武欣然命筆,賦詩一首:盜名欺世小爬蟲,以假亂真變色龍。日照原形終畢露,巋然牯嶺孰能沖。

延安五老的結局_延安五老被斗了嗎_延安五老最大的是誰_中國歷史網

林伯渠累倒在崗位上

1949年10月1日下午3時,新中國在北京舉行開國大典,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林伯渠主持大會,他以洪亮的聲音宣布典禮開始。他在第一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,在中共八大上繼續當選為中央委員和中央政治局委員。

林伯渠生命的最后時光可用一個字來概括:忙。1960年5月,林伯渠被診斷出嚴重的心肌梗塞,卻依然埋頭工作。經不住身邊工作人員的反復勸說,他只得住進醫院。入院前,他囑咐秘書代他向中央辦公廳請假,說:“我去醫院住三四天,最多不超過一個星期就回來。”5月29日,因病情惡化,74歲的林伯渠與世長辭。

北单足球奖金计算